1937年9月八路军在平型关歼灭了日军第五师团的辎重部队,1938年10月万家岭大捷,国军包围了日军第106师团主力和第101师团之一部,一年后141师师长唐永良路经这一带,目睹到昔日万家岭战场的惊悚景象:

“在这十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布满了日军和我军的墓葬。日军的辎重兵的尸骨、钢盔、马鞍、弹药箱、毒气筒、防毒面具等等杂物,俯拾可得。许多尸骨足上穿着大足趾与其他四趾分开的肢鞋,显然是日军的尸骨。有的尸骨被大堆蛆虫腐烂之后,蛆虫变成了蛹,蛹变成了蝇,但是蛹壳堆在骷髅上高达盈尺。”

“万家岭西北一村,叫雷鸣鼓刘村,周围日军坟墓最多。村东稻田中,日军辎重兵马骨不下五六百具,铁制驮鞍亦多。”

日军辎重兵在这场战役中伤亡巨大,日本辎重兵究竟是一支怎样的部队,它是否像传说中的不堪一击?

根据1937年11月的日军资料,中国战区的甲种师团所属辎重兵以中队(连)为基本单位,每个中队180余人,中队长军衔中尉或者大尉,有乘用车9辆,三轮摩托1辆,卡车65辆,共计75辆,车辆由丰田,日产,铃木,和国外厂商提供,平型关战役击毁的卡车中,就有美国造的两吨卡车。

180个人,75辆车,可以肯定至少一半人会开车,在那个汽车尚未普及的年代,他们的待遇不会比普通步兵低,甚至更高,一个辎重兵中队装备的武器包括步枪114支,轻机枪2挺,其余为手枪和军刀, 一个普通的日军步兵中队也是180余人,步枪138支,强机枪9挺,自动武器数量超过辎重兵,但两者都没有重机枪和迫击炮,只有一些掷弹筒。

辎重兵的战斗力如何,据记载,平型关小寨战斗中,日军辎重兵中西中队和矢岛中队,300余人与八路军115师686团缠斗了四个多小时,矢岛中队长在众寡悬殊的情况下,居然还分出一支40余人的分队去夺取老爷庙,这批人属于汽车修理班,可见当时日军之骄横。

然而,八路军115师686团几乎是红军的老兵,作战意志超乎日军的想象,随即对敌人展开三面包围,当场打死这场战役的日军最高指挥官,新庄淳中佐,一名幸存日军目睹了新庄淳战死的经过,他看到几个八路军士兵冲向新庄淳(想抓俘虏),新庄淳举起手枪连连射击,但八路军依然步步逼近,新庄淳扔掉打空的手枪,拔出战刀想肉搏,一颗手榴弹在他头顶爆炸。

新庄淳是标准的辎重兵军官,原隶属第14师团辎重兵联队,驻扎在东京北部的宇都宫市,七七事变后日军大量增兵,截止1937年9月,侵华日军达到八个师团三十余万人,但只有20个辎重兵中队,可见当时辎重兵之宝贵。

另一名幸存的日军报告:“我部虽英勇奋战,但无奈敌手具有先进无比的武器,且仗势众多向我逼近,我部坚守了约四个小时,终于面临溃灭”。日军明显说了谎,当时八路军的装备水平可想而知,他们隐瞒了八路军士兵的战斗力,估计从未遇到过如此强悍的中国军队。

除了新庄淳,这场战役还打死了一名中佐,日本陆大毕业的桥本顺正中佐,时任第五师团参谋。其实,八路军伏击了两支日军辎重部队,除了新庄率领的汽车队,还有桥本率领的马车队,然而与新庄淳不同的是,战后数十年,桥本的死亡细节一直存在争议,有人说是剖腹自杀,也有人说是肉搏战阵亡,还有人说被手榴弹炸死,不过,桥本携带的,地图全部成了八路军的战利品,军靴也被扒去了。

直到近年,一些解密的日本史料揭开了桥本的死亡迷雾,之所以存在多种说法,在于他的部队没有幸存者,收敛桥本尸体的日军,发现桥本的尸体残缺不全,军医验尸也没有结果,于是不得不编故事,战况之激烈可见一斑。

至于某些网络文学引用的日本说法:“辎重兵算兵吗”,原话应该是:“辎重输卒如果算兵,蝴蝶蜻蜓就能变成鸟”,这里的辎重输卒并非真正的辎重兵,而是被称作辎重辅助兵或者辎重特务兵,他们主要负责赶马车装卸货物,严格的说不算兵,不接受正规的军事训练,是在日本军队里混日子的一群人,平型关战役的日本辎重兵里只有七十多个这样的人。

平型关战役在当年的日本产生巨大反响,各种媒体连续报道了半年,日本辎重兵战死的情节被反复夸大膜拜,“矢岛中队35勇士”一时成了报道的热门,连阵亡日本兵的孩子也上了朝日新闻,第二年4月,日军授予平型关阵亡的20名士兵金鵄勋章,家属每年可以获得军饷两倍的抚恤金,在1969年的一次采访中,一名侥幸生还的日本兵还记得:“八路军潮水般地涌来,战友一个接一个的栽倒”。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