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面三期已经详细介绍了二战德国国防军陆军、海军、空军的军衔标识以及相关代表人物的二战经历。承蒙朋友们喜爱,三期文章都收获到朋友们热情的支持和鼓励。

特别说明:本文旨在还原历史,揭露二战时期纳粹党卫队的丑恶嘴脸,以及这个罪恶累累的法西斯组织对全人类犯下的罄竹难书的滔天罪行!!!

在介绍党卫军军衔之前,大家有必要首先了解一下“党卫队”与“普通党卫军”、“武装党卫军”的发展由来、隶属关系、以及职责区分。

本文篇幅较长,党卫军军衔介绍将会放在本文后半部分再来深度解读,如有兴趣,请耐心看完!

早在1923年“啤酒馆暴动之前”,纳粹党为了保护阿道夫的安全,数名冲锋队员成为了这位狂人的保镖,24小时不离身,史称“个人随护团”。

随着阿道夫出狱,1925年2月27日纳粹党合法化之后迅速开始重建,1925年4月4日,“个人随护团”从“冲锋队”中独立,这一天也就成为了“党卫队”的成立日。

1932年,又专门成立了一支服务于他个人的专属护卫队“阿道夫护卫队”,这支初期人数仅为8个人的私人保镖队伍交由海因里希·希姆莱领导。

同年由瓦尔特·赫克为这支“阿道夫护卫队”设计了以两道闪电“SS”为标志的队徽。

——这就是“党卫队”武装化的雏型,这支8人护卫队就是后来的“盖世太保”、“普通党卫军”、“武装党卫军”的开山鼻祖。

而希姆莱更是从1931年起便在恩特斯·罗姆领导的“冲锋队”中培植党卫队势力,集中全部精力和手段发展纳粹党员加入“党卫队”,疯狂扩充使之独立于“冲锋队”之外,成为了另外一股不可小觑的势力。

1931年6月希姆莱继续将党卫队进行武装化,成立了党卫队安全局,1932年1月又在党卫队中成立了种族局,加上由迪特里希兼管的党卫队保安处,截止1933年初,党卫队在全国各地的分支机构,人员已达5万余人。

1933年1月30日,阿道夫成为德国总理,3月17日他亲自下令组建“柏林大本营警卫队(Stabswache Berlin)”,专职负责他的人身安全和官邸警卫。

至1933年4月1日,泽普·迪特里希负责的这支仅有120人的“警卫队”开始履职,与希姆莱负责的“护卫队”共同担负起保卫新总理人身安全的职责。

至1933年9月,迪特里希指挥的这支120人的“柏林大本营警卫队”已经发展成为800余人的武装队伍。

1933年11月9日,在“啤酒馆暴动”十周年的纪念仪式上,希姆莱与迪特里希一起率领这支警卫部队向阿道夫个人宣誓效忠,由此刻开始,这支“柏林大本营警卫队”正式更名为“党卫军第一元首警卫旗队(SS-LSSAH)”。

划重点:1933年11月9日更名为“党卫军第一元首警卫旗队”的这支部队,是所有武装党卫军的前身,是武装党卫军正式成军前的第一支部队,这支部队几经改编,更成为了日后大名鼎鼎的“武装党卫军第1装甲师”。

1934年,面对一心幻想着要与自己分庭抗礼、并企图将“冲锋队”变为“国防军”的恩斯特·罗姆,阿道夫终于忍无可忍,决定对“冲锋队”实施大清洗,于6月30日发动“长刀之夜”,由希姆莱与迪特里希亲自操刀上阵,铲除了恩斯特·罗姆……

铲除了恩斯特·罗姆后,希姆莱出任德国警察总监、党卫队帝国长官。由此,党卫队迅速的壮大,党卫队地方组织机构也得到了空前迅猛的发展。

此时的“党卫队”不仅在人数上得到了急剧的扩充,而且在权限上不断放大;“党卫队”不再仅仅只是负责元首安全保卫的部门了,它更成为了纳粹党的鹰犬,专事监视、监察、政风、社情、情报、调查、侦测、防奸、反谍、治安、收容、逮捕、关押、看押、、处决等等特务职能。

由于“护卫队”、“警卫队”在职权上的重叠,釆取了两队合并、扩大扩建“警卫旗队(SS-LSSAH)”;并抽调党卫队中的骨干,全部由纳粹分子组成的“柏林卫戌队”在首都正式成立,这便是后来的“党卫军大德意志首都卫戍团”。

希姆莱还将之前由他和迪特里希亲自创建的“护卫队”、“警卫队”中的一部分骨干人员抽调出来,以此为基础成立了臭名昭著的——专门负责看守监狱和集中营的骷髅总队(SS-Totenkopfverbnde)。

为培养党卫队干部力量,希姆莱还专门成立了数所党卫军军官学校,招收大批退役的前国防军军官、士官进入学校,加入党卫队,学习纳粹理论,宣誓效忠阿道夫个人。

由此,“党卫队”不断的武装化、制式化、正规化,逐渐发展成为了一支准军事化组织。

手里有了武装的希姆莱也正是从这一刻开始,才真正的坐稳了“党卫队全国领袖”的位子,成为了“党卫队”这座邪恶之塔的塔尖!

图中正在接受柏林城防司令检阅的是“党卫军柏林卫戍队”,它就是后来“党卫军大德意志首都卫戍团”的前身。

正是这支部队,1945年4月29日至30日的战斗中死守帝国大厦,以区区1000名武装党卫军士兵以及500名武装党卫军外籍志愿兵,挡住了苏军第3突击集团军数万人整整两天一夜的进攻。

直到4月30日21点50分,苏军在付出了10000余人的伤亡后,才将红旗插到了帝国大厦的楼顶。

1935年3月15日,阿道夫公开宣布德国不再承认“凡尔塞条约”,3月16日德国恢复征兵制。

同日,员额共计8459人,编为11个营的党卫军特别机动部队(SS-VT)成立。

这其中包括了由原先负责元首大本营警卫工作的警卫旗队(SS-LSSAH)2600人,以及两个党卫军军官学校的759人。

前国防军退役中将保罗·豪赛尔也于1936年被阿道夫任命为这支党卫军特别机动部队的指挥官。

不久后,保罗·豪赛尔做出了两件大事,他把本来党卫军驻守在全国各地的建制营全部集中起来——

连同在柏林的警卫旗队(SS-LSSAH),这支特别机动部队的兵员已达3个分队、2个突击工兵营、1个通讯营,成为了一支标准的步兵师。

这支党卫军步兵师无论在人数上,还是装备上(除了未配备火炮等重型武器外),它与国防军步兵师的区别只在于领章上的“SS”标志了!

1938年,这支党卫军特别机动部队(SS-VT)的指挥官保罗·豪赛尔在阿道夫的授意下,又在维也纳成立了另一支党卫军分队:党卫军元首分队(SS-Standarte Der Führer)。

至此,这支拥有4个分队,由保罗·豪赛尔统率的“党卫军特别机动部队(SS-VT)”,正式有了属于自己的名字——武装党卫军(Waffen-SS)

在保罗·豪赛尔大刀阔斧的组建武装党卫军的同时,“党卫队全国领袖”海因里希·希姆莱更是没有闲着,他亲自披挂上阵,从原先只负责看守监狱和集中营的“党卫军骷髅总队”中挑选出精英,单独又组建了3个分队。

并以这3个分队为基础,编成了纳粹党卫军的第1个“骷髅师”(SS-Division Totenkopf),这支部队便是日后的“武装党卫军第3骷髅装甲师”。

武装党卫军也正是从1938年这一年开始,才正式被纳粹政府明目张胆地摆上了台面,并获得了国防军的默认!

我们可以这样来理解,简单的说——党卫队(SS)内部分为三大组织:盖世太保(秘密警察)、党卫队特别行动队(普通党卫军-含看守监狱、集中营的骷髅总队)、党卫队作战部队(武装党卫军)。

中后期的盖世太保和普通党卫军:转化为既具有警察职能、又兼具特务属性、不仅被纳粹党赋予了法律之外的法西斯行政权力,更被打造成为一支准军事化武装,成为了以阿道夫为代表的纳粹党的御用打手。

武装党卫军:随着阿道夫撕毁“凡尔塞条约”,纳粹德国展露出扩张野心,更随着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作为国防军的补充力量,武装党卫军应运而生。

1945年5月9日凌量,纳粹德国战败,无条件投降,向全世界宣告了第三帝国的覆灭。1946年,“SS组织”被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判为犯罪组织,组织成员均未能够得到军人身份的认定。

敲黑板,划重点:严格意义上来说,党卫军里,无论是武装党卫军,还是普通党卫是,根本就没有军衔!根本就没有军衔!根本就没有军衔!

在整个党卫队系统中,只有职级划分,不存在军衔一说。职级从“全国领袖”到“党卫队员”一共分为5档21级。

由于党卫队特殊的历史渊源,它在创建初期和发展过程的前期和中期都仅是纳粹领袖阿道夫的私人保镖及卫队,它绝大部分的经费都来源于由德国财阀和寡头们所支持的纳粹党党产,而并非出自于国家划拨的军费。

因此这支队伍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军队,故而只有职级,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军衔”!

1937年以前,纳粹党卫队还没有真正开始组建武装党卫军,所有党卫队成员都身着M32式单肩章黑制服,统一使用5等21级职级。

1937年后,随着武装党卫军各部陆续组建开始,制服也从原先的M32式单肩章黑制服改变为与国防军同样颜色的原野灰,这就是M36式双肩章灰制服。

此时的武装党卫军还只处于初创时期,沿用党卫队5等21级职级并未发觉有何不方便!

武装党卫军肩章标识比照国防军肩章军衔标识设计,基本没作改变。但领章自成体系,保留住了党卫军的特色。

1938年开始,随着武装党卫军师级建制的野战部队越来越多,特别是在1941年入侵苏联后的东线战场,从“党卫军警卫旗队”和“骷髅部队”扩编而来的武装党卫军按照国防军的编制,组建成一个个的机械化装甲师、装甲步兵师或装甲掷弹兵师,拥有了独立的指挥系统后,这些部队只接受所在战区上级指挥机构以及统帅部大本营的指挥,战场指挥权从此不再隶属党卫队全国领袖和党卫军作战总部管辖。

1942年战况愈演愈烈,随着武装党卫军成建制的加入到各个战场配合国防军作战,为了避免战场上武装党卫军与国防军在指挥协调上的职级混乱,武装党卫军不得不做出调整——

用党卫军职极对应国防军军衔,明确界定出武装党卫军每一个职级,与国防军每一级军衔的对应关系。

但党卫军的“职级”与国防军的“军衔”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体系,只能横向对应,而不能互画等号去更改称谓!

诸如党卫队“一级突击队中队长”、“旗队领袖”、“全国副总指挥”等等职级,都只是本系统的内部级别,而并非军队军衔。

所以,绝不能把一名党卫军“一级突击队中队长”称为“上尉”,也不能把一名党卫军“旗队领袖”称为“上校”,更不能把党卫军“全国副总指挥”称为“上将”!

不可以改变称呼,但可以去相互对应,譬如:战场上武装党卫军与国防军协同作战,相互配合,一些局部战斗中谁指挥谁,谁服从谁,这时党卫军军官的“职级”与国防军军官的“军衔”就可以彼此对应了,谁高谁低一目了然!

之所以在太多的影视剧里或者刊物中,甚至百科词条上经常都会出现,把某个党卫军军官称为“某某中尉”、“某某上校”、“某某少将”等等,这都是犯了常识性错误,不客气的讲,这叫罔顾历史!

总之,党卫军的职级体系与国防军的军衔体系,只能横向对应,二者之间不能互换称谓,因为党卫军自始至终就只有职级,从来就没有军衔。

现在我们言归正传,来深度详细的了解一下武装党卫军军官职级的构成,与国防军衔级的对应关系,以及具体的识别标识。

以下叙述为了简洁明了,讲解方便,本文还是要给武装党卫军标上“军衔”,但一定要打上引号,因为他们只有职级,根本就没有军衔!!!

袖标:左袖上的袖标显示,这名“少尉”军官隶属于武装党卫军“第一元首警卫旗队”装甲步兵师。

此时的这支部队还只是装甲步兵师,直到1944年3月才去掉了“步兵”二字,改编成为了武装党卫军第1装甲师。

它的前身就是1933年由迪特里希亲手组建的那支当时仅有800余人的“党卫军第一元首警卫旗队”,这是武装党卫军正式成军前组建的第一支建制部队。

肩章上银线直条无星徽,这是时任武装党卫军第3骷髅装甲师第503重型坦克营第1连车长时的卡尔·鲍曼“少尉”。

卡尔·鲍曼是二战武装党卫军“少尉”军官中的代表人物,他在1945年2月2日至3月18日的战斗中,驾驶“虎王”一共击毁敌方坦克66辆、火炮44门、各型车辆15台。此役结束后获颁骑士勋章。

袖标:左袖上的袖标显示,这名“中尉”军官隶属于武装党卫军第十一装甲掷弹兵师第23装甲掷弹兵团。

1945年1月,该团从东线月退入柏林参加了最后的防御阻击战,至苏军攻陷柏林时,全团官兵除少数重伤员外,全体战死。

肩章:肩章标识效仿国防军,与国防军上尉完全一致——银线直条缀着两颗星徽。

肩章上两颗星徽之间是一枚哥特体LAH符号,这是“第一元首警卫旗队”的德文缩写。

1940年5月法国战役时自愿申请调往前线作战,成为武装党卫军“第一元首警卫旗队”的一名军官。

而他早在担任希姆莱副官时的职级就已经是二级突击队中队长了,转隶武装党卫军时本该对应“中尉”连长,但他却是从第3营11连的一名排长做起。

在敦克尔克追击英法联军的战斗中,约阿希姆·派普排长率领不足30人的1个排,俘虏了法军100余人的1个连,因功晋升为一级突击队中队长(上尉),升任第11连连长,并获颁一级铁十字勋章。

约阿希姆·派克“少校”仍然把一枚哥特体LAH符号缀于肩章正中,这个符号彰显着“第一元首警卫旗队”的荣誉。

1941年,约阿希姆·派普所在的警卫旗队升格为“第一元首警卫旗队”装甲步兵师,不久后又与第2帝国师、第3骷髅师合编为一个装甲军,约阿希姆·派普此时被提升为第2装甲掷弹兵团第3营营长,晋升为突击大队领袖(少校)。

1943年初,保卢斯的第6集团军在斯大林格勒全军覆没,危如累卵的德军节节败退之际,约阿希姆·派普“少校”却在哈尔科夫城下的战斗中指挥部队杀出一条血路,几经激战率先攻入哈尔科夫城中,让溃败中的德军终于获得了一丝苟延残喘的机会,暂时稳住了防线。

由于苏军的顽强抵抗给德军也造成了重大损失,约阿希姆·派普率领的第3营在攻入城后对苏军的一所野战医院实施了报复性屠杀,数百名苏军伤员无一人幸免。

1943年7月的库尔斯克会战中,约阿希姆·派普从被打爆的坦克中爬了出来,抢过一名步兵手中的“铁拳火箭筒”冲向那辆把自己捶趴下的苏军T34,在不到20米的距离上打爆了这辆坦克,然后回过头来对那名步兵喊道:“小子,近战勋章就是这样得到的!”

由于约阿希姆·派普的第3营在所有的战斗中几乎都是冲锋在前,撤退断后,遭受的伤亡较大,从而更是助长了这支部队更为野蛮暴虐的杀戮!

接下来的战斗中约阿希姆·派普“少校”指挥的第3营,不仅成为了一支能打硬仗的“拳头营”,更成为了一支十恶不赦的“纵火营”。

因为不断受到苏联游击队的袭扰,约阿希姆·派普的部队途经村庄逢屋必焚,不留片瓦;所到之处寸草不生,不闻鸡鸣没有犬吠……

“约阿希姆·派普营”的恶行甚至报送到了苏联最高统帅部的办公桌上,并传达到了苏军的每一支部队,每一名红军战士的耳中……

库尔斯克会战结束不久后,已晋升为高级突击大队领袖(中校),并升任团长的约阿西姆·派普被调往意大利进行反游击作战。时年28岁,武装党卫军中最年轻的团长,却又在意大利显露出人性中最最矛盾的一面……

一群德国犹太人逃到意大利后被意大利政府扣押,并移交给当地的盖世太保。当这批德国犹大人即将被押送回德国关入集中营时,同情犹太人的约阿西姆·派普深知纳粹手段,这群人如果被送回德国必将被全部屠杀。

于是,约阿西姆·派普不惜和盖世太保翻脸,强行将这批人从盖世太保手中截留下来,给每人发放难民证,并将这群犹太人送上了开往耶路撒冷的客船。

这群犹太人在这位武装党卫军团长的保护下侥幸逃过一劫,战后自发来到达豪,为正被关押在这里,被法庭判处死刑的约阿西姆·派普求情,向法庭讲述当年被救经过。

约阿西姆·派普的第1装甲团驻防意大利期间,两名军官在一次反游击作战中失踪,一天后在一个叫做“Cuneo”的村子里发现了这两名军官已经被虐杀的尸体。

约阿西姆·派普带领部队气势汹汹闯入村子搜查,在一户村民的马厩里发现了这两名军官的配枪,于是这户人家被全部赶进马厩,被火焰喷射器活活烧死,整个村庄随后也化为一片瓦砾。

1944年12月17日,此时的约阿西姆·派普已晋升为“上校”,他指挥的装甲群在比利时东部小城马尔梅迪俘虏了300余名美军,并枪杀了其中的百余人,将他们掩埋在雪地中,直到次年尸体才被发现,史称“马尔梅迪惨案”。

1946年4月,约阿西姆·派普在达豪被判处死刑,后改为终身监禁。1956年12月获释后定居法国。1976年7月14日法国国庆日,反纳粹民众在其住宅纵火,约阿西姆·派普被烧死于家中,殁年61岁。

领章:黑底银边,对角线位置缀着一片橡树叶。(从这个职级开始,右边领章不再缀有SS符号,左右两边标识对称。)

奥托·库姆是一名在武装党卫军和普通党卫军里都有兼职的军官,1936年9月13日,此时尚还隶属普通党卫军的奥托·库姆晋升为“一级突击队中队长”,次年2月便被调入“德意志团”兼任1营2连连长。

1940年6月8日奥托·库姆在法国战役中因功升任武装党卫军“第一元首警卫旗队”第3营营长,9月晋升为突击大队领袖(少校)。

1943年4月20日,奥托·库姆晋级为旗队领袖(上校),不久后更成为了武装党卫军第7“欧根亲王”山地师师长。

奥格斯伯格“上校”领章上的橡树叶,与奥托·库姆“上校”领章上的橡树叶略有不同。

区别:叶片与叶梗均有不同。1942年,党卫军对军衔标识作了一些改动和调整。

肩章:“准将”的肩章标识与“上校”的肩章标识一模一样,没有任何区别——银线盘花缀着两颗星。

1943年12月,武装党卫军第八“弗洛里安·盖尔”骑兵师师长赫尔曼·菲格莱因“准将”因伤返回柏林医治,随后一直担任希姆莱的副官,再未返回前线年德国战败前夕,赫尔曼·菲格莱因擅自弃职,携带财产欲逃往瑞士,途中被盖世太保抓获。

该师由17岁左右的少年组成,最小的未满16岁。创建于1943年9月1日,目的是弥补二战中后期德军在各战线所遭受的惨重损失而造成的兵力匮乏。从征召组建到首战诺曼底仅时隔9个月。

“少将”是该师首任师长,1944年7月14日,弗里茨·维特在自己的指挥部内被盟军海军的舰炮击中,伤重殒命。

从吞并奥地利到入侵波兰,从闪击法国到荷兰的“市场花园”,从横扫巴尔干到挺进俄罗斯,从基辅到库尔斯克,从诺曼底到阿登,迪特里希几乎没有错过纳粹疯狂扩张的任何一场战役……

战后,迪特里希被判处终身监禁,1955年获释。1958年又被西德政府抓了起来,追究1934年“长刀之夜”的旧账,被判刑18个月,但仅坐了6个月牢就被放了出来,因为他有心脏病。

保罗·豪塞尔,1932年1月31日以陆军中将军阶从国防军中退役。1936年被阿道夫重新启用,任命为“党卫军特别机动部队(SS-VT)”的指挥官。

至1938年,这支已经拥有4个分队的“党卫军特别机动部队(SS-VT)”,正式更名为武装党卫军(Waffen-SS)。

1944年6月28日,保罗·豪塞尔接替自杀的弗雷德里希·多尔曼上将成为第7集团军总司令。

8月6日,西线B集团军群总司令冯·克鲁格元帅自杀身亡,保罗·豪塞尔奉命接管这一职务,后被瓦尔特·莫德尔元帅接替。

1945年1月23日,保罗·豪塞尔被任命为上莱茵河集团军群总司令。5天后,上莱茵河集团军群改称G集团军群,他又成为了G集团军群总司令。

4月3日,保罗·豪塞尔因为与阿道夫激烈争吵被解除职务。战争结束前,他一直担任凯塞林元帅的总参谋长。

战后,保罗·豪塞尔在奥地利被美军逮捕,在纽伦堡特别军事法庭出庭做证,以做证人为条件换取了自由。

由于其本人地位的特殊性,如果非要给他对应一级军衔,那就只能是元帅了,但是感觉很滑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